互联网电影集团

集团新闻
首页  >  集团信息   >  集团新闻

百人计划丨IFG总裁管晓杰:95%的网大都不合格!我们该怎么做?

发布时间:2017-03-10发布者:互联网浏览次数:0次

互联网电影集团(IFG)是中国最早期的互联网内容制作公司,而其创始人、总裁管晓杰更是中国网络视频行业发展的见证者。他的作品《青春期》系列电影创造了互联网影视的神话,做到了影视传播与造星双丰收。他还首创并推动了网络付费观影模式和永久付费模式,成为了互联网影视行业的领航人。


近日,娱影君独家专访到了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中国互联网最卖座的导演”管晓杰,与他探讨了网络电影的现状与未来。

合格的网大有哪四个基本要求?处于强势地位的视频网站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网大的投资回报率越高越好吗?2017年网络电影会有哪些新趋势、IFG将有什么新动作?且听娱影君为您一一道来。



“95%的网大都不合格!”


在管晓杰看来,一部合格的”网大”需要达到四个基本要求,缺一不可。首先,影片的内容、价值观是值得推敲的,能够引导观众向上,并发人深思的。IFG在2013年的网大《上位》因尺度问题被下线,但是在管晓杰看来,该片中的女主角李若溪不管身边的女生用什么样的手段博得机会上位,但主人公没有走这条路,最后还是依托自己的努力去实现理想和价值。“一个好的‘网大’要看其核心的价值观。”



第二是影片的内容具有观赏性、故事性。作为导演,管晓杰并不看重网大的技术指标,而是关注“这部影片拍给谁看?好不好看?有没有讲好故事?”他说:“你别说用了好多元素,凑成了一个‘东北乱炖’,但是出来的东西大家觉得不好看,那也不行。”网大目前还只是属于网生代的一个商品,跟艺术还搭不上边;不同影片的受众群体口味也迥然不同——拍给女性看的影片男性不一定喜欢。但在管晓杰看来,衡量内容是否合格的最根本一点就是影片的目标受众群是不是觉得好看:“一部成功的网大,一定是好看的。”


第三,影片中的人物塑造要成功,能让观众记住这一形象。“《青春期》的成功,是因为里面出现程小雨(赵奕欢 饰)。大家对这个人物很有感觉,她的个性让人感同身受,从她身上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影子。”管晓杰表示,“别看完之后观众记不住人物,只记住了片中的擦边球,那不行。”



第四,影片的收益回报率不能低于20%-30%(年化利率),这一数字是用常规的商业贷款进行衡量的。如果一部影片的回报率不能达到,那么其本身的意义就不大了。


管晓杰认为,如果这几条标准都能达到,那这部网大就算合格了。但如果有一条没达到,即便收货了上千万的票房,也不能算成功,“只是金钱上的一个特殊奖励而已”。用这样的标准去比对市场上的数千部网大,管晓杰一语破的:“有95%的影片不合格!你去看看就知道有多不合格了。”


虽然目前网大市场还不能让人满意,但管晓杰认为这个行业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一个行业要发展,就是让大家不停地尝试。别管他通过什么手段,擦边球也好、蹭IP也好,我认为这种现象很正常。我觉得一个行业的初期就该是这样的。”当越来越多的从业者进入行业,并带来更多的资本,这个阶段就必然会大浪淘沙——投机者会全部出局,真正把网大当成一份事业,踏踏实实想做好的人自然会留下。


平台需职能转化:

“不能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


在管晓杰看来,视频网站仍处于过渡期,目前的会员付费体系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未来的视频网站应该扮演的是“平台”而不是“网络电视台”的角色。


现在,几乎每个视频平台都有自己的审片委员会,通过他们的打分决定一部网大的单价和推广补贴。这样的做法并不符合市场规律。因为审片委员会并不能代表全国的观众,更无法准确地评判观众的喜好,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分众化趋势越来越明显的时代。



管晓杰向我们表达了一个愿景,他希望在平台职能转化后,无论是爱奇艺、优酷、腾讯,其职能应该和淘宝一样——仅仅是一个播放平台,电影是一种商品,具体影片的价格由制作方自主制定。他形容:“就像在淘宝卖东西一样,这件衣服我愿意卖100就卖100,是否能卖得出去是我自己的事情。”平台需要做的是构建一个安全的支付体系,并在用户付费看完之后,钱在账期(如15天)向制作方结算。


管晓杰曾倡导影片的“永久付费模式”。此前IFG的两部影片《后备空姐》和《不良女警》与平台签订的是永久付费的合同,而后来出于种种原因修改了合同,将付费期锁定在了两年。据娱影君独家消息显示,《后备空姐》在上线两年之后每个月还能为IFG带来20万的收益;《不良女警》上线一年,今年1月还带来了37万的收益。而在目前的付费体系下,这两部影片无疑是吃亏的。



视频网站为了争夺更多的付费用户,不得不投身越来越激烈的版权战中,还需要承受随之产生的高昂版权费用。盈利,仿佛成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管晓杰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一竞争思路的问题:“用户不是跟着平台走的,而是跟着内容走的。”如果A平台拿下了一部广受欢迎的影片,必然会吸引一批观众付费观看;但如果将该影片的续集放到B平台播,这批观众肯定不会继续留在A平台,而是会转移到B平台上去。通过优秀内容的采购留住用户在越来越多的平台意识到内容的重要性、竞争白热化之后,就不是长久之计。


那么,平台化之后,视频网站要怎么赚钱呢?管晓杰认为,此时,视频平台充当的是中介的角色。他们可以通过收取交易的手续费、佣金的形式,或者采用类似苹果的收益分成体系。同时,可以利用账期内的资金进行金融投资获得收益。另外,还可以出售页面的宣传推广资源收取广告费。



“这样的付费体系今天不打破,明天也会被打破。现在视频网站的职能还不明确,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内容本身就是平台。”管晓杰预测,如果微信的订阅收费功能一旦打开,云服务一旦打通,观众通过微信公众号就可以直接付费观看了。


管晓杰特别强调,一个内容、一个系列本身就是一个平台,其针对的受众群非常垂直。有1000万喜欢这一系列的用户会长期订阅,制作方只需要为这1000万的用户服务就可以了。那么对于这1000万的用户,制作方不仅可以提供影视观看这一项服务,还可以提供吃喝玩乐等各方面的服务。“将来的观念变化是内容即平台。所有的内容公司,都要思考如何把观众做成用户。”


2017年,回报率稳定在30%-200%就够了


管晓杰透露,IFG在2017年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流程化和品控(对产品的质量控制),不急于去创新。成龙电影是他比较欣赏的一种类型:票房大多在六、七亿,可能会到十亿;不论哪个导演拍,影片呈现的风格、故事都差不多。在管晓杰看来,这就是品控,IFG需要在此基础上再谈创造力。IFG要打造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做“成龙电影”——可能不会经常有爆款,但却能够批量、稳定、按照流程的输出,并获得比较稳定的回报率。


IFG在2016年制作的《不良女警》成本在百万左右,最后的收益近1000万,净利润900万,投资回报率高达900%。但管晓杰却表示“这个回报率太不正常了”,作为一个企业的发展来讲,需要打掉投机水分,因此回报率应该在30%-200%这样一个较为合理的区间之内,再高就有问题了。



据管晓杰透露,去年下半年IFG制作的《欲宠娇妃》成本在400-500万,目前正在筹拍的《不良女警2》成本接近500万,《上位2》成本近700万。IFG的网大在2017年的成本基本平均在500万的水平,无论是从内容品质还是投资规模上都已经达到了小成本电影的标准。随着成本的提高,2017年必然是大浪淘沙的一年——投机者将出局,沉下心来能够将网络电影当成事业的、能够生产出有品质、有保障的内容的,必然能够生存下来。


“我们不图十倍的回报率,只追求30%-200%的回报率。希望让盈利能够更稳定地增长,免受资本的影响而暴涨、暴跌。”管晓杰表示。


此外,他认为观众也不再像去年那么盲目,口味更加规范、更加挑剔了。在这样的背景下,影片的口碑效应会越来越明显,具有更强的生命力:“今年网大要拼口碑了,不能再靠瞎忽悠了。”


“用心走正道,造福下一代”


当娱影君问到最想对网大同行说的一句话是什么的时候,管晓杰表示:“希望大家用心走正道,造福下一代。”


为什么要这么说?在他看来,网大根植于互联网,传播面很广,从业者们需要站在一定的高度,长远地去考虑自己作品的影响,而不只是为了眼前的一些小盈小利:“如果这样去做了,相信你的企业会得到眷顾。”


今年春节时候发生一件事也对管晓杰触动很大。过年,他一家带着小侄子去影院看《乘风破浪》,作为大人大家都觉得挺好看的。但是没想到小侄子在看完之后,却表示“我要杀人,要杀两个”。他一下感觉到了影视对于下一代的影响,“我们做的事情好像有些问题”。院线观影还有父母的陪伴,可以对错误的思想进行及时的教育和纠正,而互联网观影却完全没有限制,未成年人躲在被子里就可以用手机观看,同时还缺乏后期的补偿教育机制。网络影视从业者肩负着更大的责任。



所以,通过一部影片赚到了钱,买了大房子、好车子,在管晓杰看来“都不算本事”,甚至拍出一个好电影本身也不算。他认为,真正的本事是“要给下一代人留下精神食粮,能激励他们奋发向上”。这也正是IFG从成立之初开始就一直不断追求的。


今年,IFG的口号是“让中国人更有文化”,管晓杰希望他们能够站在一个全新的高度来做内容。单纯的博眼球太容易了,而做出一个有底蕴、有启发的作品是IFG未来要努力实现的目标。